《邪不压正》:看不懂因为不正经

  大部分观众看完走出影院,都感觉看不太懂。但可能太过期待了,又不好大大方方承认看不懂,总觉得是不是自己理解的问题,于是再去看看分析剧情人物细节的文章,了解下影片涉及的历史背景,小心翼翼在心里咂摸一下影片的滋味。然而最后还是很懵懂。

  有点像皇帝的新衣。隐隐觉得受骗上当却又猜自己应该没上当的这种感觉,是无法跟别人直说的。

  “我觉得吧……应该是没上当。您是谁我是谁?您那么大的腕儿,何至于骗我这两个票钱。您视金钱如粪土我双手捧给您您都看不上眼是不……您受累告诉我一声,我说的对吗?”

  坦率承认吧,《邪不压正》就不是为了让观众看懂而拍的。看不懂很正常,看完了得了,非要弄懂那才是跟自己过不去。

  姜文导演是个顶尖艺术家。艺术家是不应该被受众全盘理解的。有句俗话叫“所有人都能理解你,你该平庸成什么样?”,而对艺术家来说,听到别人夸“你的作品很直白”,更是可以拿起板砖去拼命的。因为艺术家自己都不太明白自己,怎么别人就敢理解他的作品了呢?艺术家创作艺术时,根本没有条条框框,只是顺着本能往前冲。以姜文的气质,当然更是无所顾忌了。那些观众以为能理解的部分,其实是艺术家特意放低了身段拍得让所有人都能看懂的。艺术家真想放飞自我搞起艺术来,让人看不懂是分分钟的事,是常态,是每日例行工作。大家都能看懂反而是不正常的,那就不叫艺术了。

  姜文导演负责搞艺术。演员负责展示形象。制片人们负责拉高票房收回投资。宣传部门负责勾引大家走进电影院。至于走出影院后观众看得懂看不懂,不是任何人需要负责的事。自然会有阅读公号和影评人们去解释,也增加了阅读流量。所有人都很高兴。

  以为“能看懂姜文导演作品”,这个念头,是从《让子弹飞》开始的。《让子弹飞》全片洋溢了一种雄性荷尔蒙,像拦不住的火车一样轰隆轰隆一直往前跑。剧情既是事关历史和社会的寓言,也有民间坑蒙拐骗的类似《卖拐》的小品传统。雅,雅到暗示历史的部分只有姜文导演自己才能完全明白;俗,俗到把人物贪财好色的心理以及精壮丰腴的肉体拍得那么好看。票房也是漂亮的,《让子弹飞》是部让姜文导演终于扬眉吐气的作品。在此之前,姜文作为演员已经和葛优一样属于国宝级了,但作为导演,仍然只是小众和艺术的。《太阳照常升起》,几乎无法解读,全片是梦幻与现实的结合;《鬼子来了》,风格极为凌厉,人物极为生动,但由于价值体系与唯物史观不符,成了禁映的艺术片;《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导演半自传的处女作,充满了年代回忆、青春迷幻与肆意张扬的气质,但在电影市场衰落的年代,终究也只是一部小众艺术片。上一部《一步之遥》,其实也是让人看不懂的。然而观众还沉浸在《让子弹飞》的欢快中,所以大部分影迷选择性忽略了这部影片,就当自己没看过。但如果回顾这么多年的导演创作史,我们必须老老实实承认,姜文导演就是个让人看不懂的导演。《让子弹飞》只是偶尔出现的特例。

  以后,未来,姜文导演还会继续拍观众看不懂的片。您买不买票,那是您的事。“我怎么创作,那自然一直有我的惯性。”这就是姜文导演的气质。

  比如德国著名导演施隆多夫,在姜文制作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后期资金紧张时,曾给予过制片的支持。他后来看到这部影片完整的剪辑,特意写了一封信给姜文,表示“时间在流逝,这是一部伟大的电影,并已经可以被称为经典”。信中还有其他溢美之词。很难说这里是否有客套的恭维,但至少同行专家还是看到了导演肆意张扬,影像表现炙热、情欲、青春的不俗气息。这些浪漫与鲁莽兼备,肉欲与崇高并存的气质,显然是姜文特立独行、不同于其他导演的艺术标志。

  还有“荒诞”。这是姜文导演访谈中反复提到的词。从小的来说,他对于喜剧对白和表演桥段的喜爱,几乎体现在所有作品的各个场景中;从大的来说,他影片主题总在表现一种“无意义”的盲目,人物的行为总在日常脱轨的边缘试探,看似正常,实则疯癫,这都是对人生境遇一种特殊的感悟。

  这让姜文影片或多或少都带上了一种费里尼式的,马戏团的风格。也是对一贯含蓄绵长的中国电影文化传统,一种突破。

  影片的多数桥段仍然是姜文一贯艺术风格的体现。他的情节和对白永远充满意外。

  比如开场,在欺师灭祖的灭门惨案中,手起刀落几人立毙,随后枪口直愣愣对着13岁的孩子,以为孩子必死无疑了,练过武术的孩子却能闪过子弹!再以为孩子能逃走了,然而下一个镜头,他又背后中枪,被残忍烧死!终于以为这就完了,然而他又奇迹般地活过来,披着一身火在雪地上呼叫求救!

  这一连串的反转与刺激的剧情,是少见的,也是足以震撼人心的。当着火的孩子在雪地上跑的时候,我们知道,这必是一个人物。毫无疑问,这样的主人公出场方式,是足够别致和令人惊艳的。

  然而,姜文并不像大多数导演那样,刻意放松这些转折的节奏,去站在人物角度营造一种“血海深仇”的大恨意。这些连串的场景,仍然像过火车一样,轰隆轰隆不带渲染就下来了,是一种直白的残忍。这是姜文导演一贯的特征。

  同时,他还相当戏谑的,后面对于这种“残酷仇恨”有几次反拨。比如报仇的孩子回来了,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塑成铜像跪在师傅面前;比如“正面能躲开子弹,却背后挨枪”的事,说出来其他人是不相信的;比如他爱的女子,为了试他也为了激励他,还必须对着他再开次枪。

  这些情节,充满了“荒诞”的意味,有种让人哭笑不得的感觉。明明是不共戴天的仇恨,却必须要向别人解释,让别人相信。而这些解释,又是在一种略带可笑的情况下发生,这就消解了“报仇”这一主题天然正义的价值观。

  影片的主题,看似报仇,然而观众的爽快感却无法从报仇的正义性中获得。这是种类似古代俳优似的,以载歌载舞和嬉笑怒骂来消解重大主题的气质。

  影片所有的桥段,细品之下,都充满了难以用“正邪”二元立场来理解的因素——即使影片片名暗示我们“正邪”是很清晰的。

  比如开场美国特工局一本正经派主人公去中国完成“重要任务”。然而任务在影片中几乎没提。最后连守卫都没有,就是开个车把人送到大使馆交差了;

  比如主人公的洋爸爸操着一口京片子,一心保护儿子,却只会大喊大叫像个傻子,最后还被所谓自己的上级给铲除了;

  比如这个看似心狠手辣的上级,最后却莫名其妙对主人公交代了原委,还不辨真假夸张地流着泪要送这个棋子去死;

  比如主人公把别人的人名章莫名盖在了女人屁股上,完全暴露身份耽误了报仇大业,是因为被强打了一针毒品,按他的身手这本不可能发生的;

  比如被报仇的警察局长,最后和主人公展开了连串动作大战,“正邪双方”都不见大气,反而充满了可笑的小伎俩;

  比如警察局长的情妇,一个大部分时候笑呵呵的妩媚女子,最后却莫名跳楼了,还砸死了一个日本兵。

  所有人物的行为逻辑充满了前后不统一的问题。我们看不到一般影片中常见的人物理想,以及为了达成这种理想克服种种阻碍的努力。我们看到的似乎都是见招拆招的机巧、夸张乖戾的人物表现,以及所有人物都没那么认真,反而以一种半戏谑的态度看待周遭发生的一切国仇家变。

  如果说《让子弹飞》在一个连环骗局的大背景下,人物假假真真的态度是可以被接受的,那么本片在一个“报仇”的主题下,人物的行为都太过轻浮了。也许他们内心都是深沉的,然而现在的剧情桥段,却不够展示这种深沉。

  比如主人公和心仪姑娘在楼台喝酒,这本就是个男女间调情嬉闹的环境。然而主人公先去放了把火,烧了日本人的鸦片仓库,两人在落日余晖中映着火光喝酒——这桥段可能借鉴自《挪威的森林》。这种侠义举动,平添了一种江湖男女的浪漫特征。那么“不够深沉”就可以理解,行侠仗义也没必要一直板着脸。

  所有人物,都带着姜文自身那种不顾一切的好玩气质,反而妨碍了观众去理解影片真正要表现的故事和主题。

  看不懂,是因为《邪不压正》这个故事,本应该拍得更严肃一些。但它实在被导演弄得太不庄重了。如果观众要从故事里,甚至故事的背景、编剧的创作原初理念中,硬找出一种严肃和庄重感,那才是真正难为了自己。

  我在美攻读分子遗传学与基因组学博士,人类会走向“设计婴儿”深渊吗,问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在美攻读分子遗传学与基因组学博士,人类会走向“设计婴儿”深渊吗,问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在美攻读分子遗传学与基因组学博士,人类会走向“设计婴儿”深渊吗,问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发布日期:2018-12-03 05:13  作者:藏金阁娱乐

上一篇:用胡歌版射雕英雄传和霍建华版笑傲江湖来分析一下天下第一的武学 下一篇:笑傲江湖霍建华陈乔恩版全剧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