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综爆款登陆卫视黄金档《我是大侦探》总导演何忱谈推理综艺IP的养成和创新

  对于一个超级IP,观众和市场的期待和要求总是很高的。从“明侦”到“我侦”,从网综转向台综,推理综艺IP如何养成又如何创新?

  这两年,不管是影视剧还是综艺节目,悬疑推理都受到市场和观众的广泛关注和青睐,曾经的小众类型已逐渐变成大众狂欢。然而,真正优质且能形成IP的寥寥无几,影视作品中《唐人街探案》算一个,综艺节目中恐怕也只有“大侦探”了。

  3月24日,《明星大侦探》姊妹版《我是大侦探》登陆湖南卫视,这也是卫视平台首档大型情境类益智互动推理节目。《我是大侦探》第一个故事“有间客栈”一开局,就为观众打造了一个堪比《龙门客栈》般江湖气息浓重的沙漠客栈,第二个故事“相约98”更是带领观众回到那个温情的年代。

  从收视数据和微博数据来看,《我是大侦探》昨晚节目播出第二期,获得全国网收视率0.65,份额5.26%,CSM城域收视率0.84,份额6.08%的高收视表现,也是当晚市场份额最高的综艺节目。节目播出之后,嘉宾马思纯、邓伦也纷纷登上热搜,纯伦CP在节目中各种甜蜜互动让网友直呼:甜炸了!

  此外,从两期节目播出后的受众反馈来看,《我是大侦探》的口碑也呈现出回升态势。不少网友纷纷点赞,“第二期水准明显提升了,反转棒,故事感人,嘉宾也很搞笑,为我侦打call。”“第二期比第一期案件剧情节奏都紧凑有趣了很多,不仅烧脑,还很感人。”“故事情节、推理逻辑、搜证过程都在线,期待下一期。”

  对于一个超级IP,观众和市场的期待和要求总是很高的。从“明侦”到“我侦”,从网综转向台综,推理综艺IP如何养成又如何创新?近日,记者采访到《我是大侦探》总导演何忱。

  正如何忱所言,“大侦探”这一超级IP的养成,是市场、平台、团队以及粉丝共同作用的结果。

  2016年3月《明星大侦探》第一季的播出,让中国首档明星推理综艺节目成为开拓国内综艺市场的一股鲜活力量。随后推出的第二季和第三季也在社交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播放量、豆瓣评分一路飙升,成为名副其实的现象级综艺。

  “做第一季《明星大侦探》时电影《唐人街探案》正在筹备,此后,《心理罪》《白夜追凶》《唐人街探案2》等很多优秀悬疑推理类作品相继出现,他们的成功共同培养了推理市场。”何忱回忆道。

  “如今,推理还是小众类型吗?恐怕要打一个问号。”在何忱看来,随着国民素质的提高,人们的知识储备量越来越大,用户特别是年轻用户快速成长,国内的推理爱好者已是一个庞大的用户群,“大侦探”正是一个粉丝养成的IP。

  众所周知,《明星大侦探》第一季首期节目上线后,不少网友不明所以,通过三季培养,节目不仅吸粉无数,更有不少“骨灰粉”在观看节目的同时做好笔记,跟玩家一起推理。“明星玩家和观众都在进步,这也倒逼着制作团队在节目模式、故事推理、制作水准等方面不断创新升级。”何忱表示。

  同时,她也强调,以内容为核心是“大侦探”这一IP能做好的核心要素之一。“推理综艺专业度非常高,它要求故事巧妙,逻辑严谨,团队每次要花3-4个月时间做剧本。中国能写出成熟推理小说的人很少,观众现在看到的每个故事、悬念都是我们的编剧团队和网友经过三年时间的积累磨出来的。我们始终抱着敬畏的心对待每个故事、人设,力求把每个推力环节做到丝丝入扣。”

  当然,“大侦探”从默默无闻到如今的超级IP,与芒果TV乃至整个湖南广电勇于试错,不断创新的精神密不可分。对于各大平台来说,能孵化出完整、有价值、有生命力的IP作品,拼的是平台优质资源的搭建能力,触达用户的能力,以及全产业链共赢的能力。优质的IP应具备独特性,当行业中大多数人还将综艺市场的目光停留在脱口秀、访谈、音乐、生活服务类节目时,芒果TV率先在悬疑推理网综领域进行布局,抓住市场空白,抢占先机。可以说,有了平台实力的稳固作为重要支撑,再结合成熟的制作能力、IP用户积累及创新化的运营,“大侦探”能在引爆互联网荧屏之后,再度刷新电视荧屏自然也就水到渠成。

  为了强化观众的沉浸体验,《我是大侦探》全程采用电影级别的实景拍摄,一期节目一座楼,节目的制景团队、灯光团队也都启用了专业的影视剧制作班底。

  据导演组介绍,第一期的“有间客栈”,占地面积达1000平米,设计图纸30多张,整个搭建周期耗时一个多月,整体视觉古朴典雅,完整配备了四间客房、两间老板房、厨房、大厅共计八个房间,以及一个前院。除了场面宏达壮观,细节之处同样独具匠心,客栈内外道具多达上万件,客房内的竹简、笔墨纸砚以及烛台、字画等一应俱全。

  第二期的“相约98”,导演组不仅延续了“一期一条街”的大制作,而且从细节之处都线年的生活场景,在房间布置、道具陈设上也是大费心思,有些物品几乎到了“绝迹”的程度,但都被导演组还原。老式彩色电视机、摆在桌子上的保温瓶、夏天咯吱响的老式风扇、“游戏神器”红白机、贴满墙的偶像海报、散发着童年味道的棉花糖,以及给人们音乐启蒙的磁带等小物件,都被节目组一一找来,身处其中仿佛时光线年。

  何忱分享了一处细节,“第一期节目客栈的木质地板是我们从乡下的老房子里一块一块拆下来的。这种处女座级别的真实和细腻,旨在给玩家们足够强烈的刺激,让他们对角色和身份有更强的信任感,对游戏有信念感。虽然这些细节不一定都被观众看到,但玩家的真实体验、真情实感会对观众产生强烈代入感,使得他们可以身临其境般看到一个具有电影质感的故事。”

  没有剧本,没有NG,《我是大侦探》依然沿用了《明星大侦探》freestyle的玩法。每个玩家只需记住自己的角色和时间线,进入情景之后他们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个动作都是基于当时的环境和身份而做出的真实反应。

  首期节目的“有间客栈”里,上演了一场江动人心魄的“侠义传奇”,几位玩家的表现让观众感受到了浓浓的江湖儿女情。第二期节目的故事发生在1998年,马栏街上一群互相知根知底又拥有各自秘密的人,说一口疯狂英语的张狂、永远18岁的纯纯、一生守一人的伦巴、开心就尬舞的恰恰、小卖部门面的磊好哇以及街道办何主任,聚集在一起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以说,《我是大侦探》是一档集“角色扮演”“演技比拼”“推理角力”等众多元素于一体的节目,在电影级别实景的衬托下,玩家们秉承着演员的真实感和信念感,用专业的影视化表演手法,毫无保留地将剧中人物与自身情感融为一体,让观众沉浸在剧情和推理当中,获得了浸入式的观感体验。

  从网综到登陆卫视晚间黄金档,对于何忱及其团队而言是极大的肯定,同时也压力重重,“如何适应电视观众的审美?”“线性播出模式下的推理综艺怎么玩?”“什么样的玩家更具表现力和代入感?”……坚守和创新之间,存在诸多挑战。

  “‘大侦探’的核心是剧本、故事,以及环环相扣的紧密逻辑,推理和故事是《我是大侦探》依然坚守的,但在笑点疑点、故事走向、尺度处理上要更适应电视观众。”何忱分析道,“从受众层面来看,经过三季培养,《明星大侦探》的受众和明星嘉宾都已是高阶玩家,而大部分电视观众对节目和推理的认知仍处在初级阶段,因此故事的引人入胜对于《我是大侦探》来说非常重要;在播出模式方面,网络版和电视版存在线性播出和非线性播出的差异,因此在玩法及推理难度的设计上,《我是大侦探》也需要重新调整。当然,针对不同的受众和玩法,嘉宾阵容也要重新组合。”

  基于此,《我是大侦探》首先在故事性上做了加强。在何忱看来,烧脑的推理不一定大家都喜欢,但真挚的故事和情感是永恒的。“我们希望加大故事比例,用有趣幽默的故事包裹严谨的推理。”因此,导演组一开始便选择了一个江湖儿女的故事,希望通过简单纯粹的侠客故事让观众更容易理解和投入。

  推理方面,节目组希望做到“不烧脑但要动脑”。熟悉节目的观众知道,《明星大侦探》的推理模式是一开始抛出一个巨大疑问,在随后140分钟左右的节目中揭开疑问。《我是大侦探》除了大疑问,过程中还出现了很多小疑问、小谜题、小机关,通过很多抽屉化的小环节去抓住观众,把控节奏。”

  而在嘉宾阵容的选择上,除了老玩家,《我是大侦探》也新增了“小白玩家”,“老玩家的语言体系和游戏阶层已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全新阵容是为了让电视观众可以跟得上节奏。‘小白玩家’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观众视角,他们的好奇和不明所以是相通的。”

  当然,全新的尝试在给观众带来惊喜的同时也面临比较,尽管何忱早已在节目播出前特意在给粉丝的一封信中道明其中缘由,比较依然存在。

  对此,何忱始终保持“心有敬畏,方能无畏”的心态。“我们是一个不喜欢重复的节目组,勇于创新也不害怕失败与批评,只希望通过不断夯实的内容来满足观众的期待。同时,文艺作品也没有对错之分。《我是大侦探》作为一档为电视观众服务的节目,要以电视观众的需求为核心。当然,我们也虚心接受‘老粉丝’的意见,当《明星大侦探》再度回归网络平台时,我们依然可以切换成高阶模式。有责任心的节目和节目组,始终应做到引领受众审美,而不是迎合。”

发布日期:2018-10-20 17:12  作者:藏金阁娱乐

上一篇:何炅、吴磊、邓伦集体许愿下一季 《我是大侦探》收官之战圆满谢幕 下一篇:白敬亭魏大勋合体《我是大侦探》 互怼爆笑全场